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企業新聞 >

化肥實現零增長需要科技政策雙支撐

發布日期:2016-05-12 17:44:34 點擊:0
當前,我國農業面臨資源短缺、經營粗放、污染加重、科技創新不足等問題。要破解這些難題,必須依靠新方法、新技術,創新發展理念。以物聯網、互聯網+等技術應用為代表的智慧農業理念,是解決當前難題的一條有效途徑。土壤是農業生產的基礎資源,而肥料是農業生產的基礎資料,是農作物的“糧食”。因此,想要發展智慧農業就要重點關注肥料產業的創新發展。 
  中國植物營養與肥料學會理事長白由路 
  雖然肥料是農作物的“糧食”,但由于肥料的使用給環境造成了巨大的壓力,近年來人們對于肥料的看法也是褒貶不一。有的人認為肥料對于農作物的增產有極大地促進作用,應該大量施用;有的人卻認為肥料的施用帶來了很多環境污染問題,應該少用;還有的人認為肥料被農作物吸收以后會隨著糧食進入體內,對人體有害,最好不用。那么肥料對人體到底有沒有害處?肥料對現代農業發展有著怎樣的作用?以及如何正確解讀2015年《到2020年化肥使用量零增長行動方案》?;谶@些熱點問題,本報記者專訪了中國植物營養與肥料學會理事長、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資源與農業區劃研究所植物營養與肥料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導師白由路。 
  如何實現農業施肥的零增長 
  《科技文摘報》:2015年2月,農業部制定了《到2020年化肥使用量零增長行動方案》,請問農業部為何制定這個方案? 
  白由路:不可否認,肥料,特別是化學肥料在保障人類食物供應和生態環境方面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在食物供應方面,從幾十年前是糧食不夠吃,到目前糧食供需基本平衡,化肥在糧食增產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大量的研究數據表明:目前作物產量對肥料的依賴程度超過50%。有人估計,僅合成氨技術目前養活了地球上48%的人,可以說地球上有一半的人都是通過化肥來養活的,如果沒有化肥,農作物產量根本達不到現在這么高。 
  在生態環境方面,現在很多人都認為肥料特別是化肥是破壞生態環境的物質,實際并不盡然,如果想一想,沒有化肥,我國的糧食單產能維持目前的一半左右,我們能實行退耕還林還草政策嗎?我們能拿出大量的土地實現工業化、城鎮化嗎?目前我國現代化水平的提高,化肥也在起著重要的作用。 
  但是,肥料是營養農作物的物質,如果不合理的施用,會帶來嚴重的問題,施到土壤中的肥料如果不能被植物吸收,則會流失到環境中,造成環境污染,如水體的富營養化、大氣霧霾等。農業部根據目前我國化肥用量的測算,特別是目前我國主要農作物的施肥水平,認為目前的施肥水平,可以滿足至2020年的糧食生產的需求,如果再大幅度增加化肥投入,則會影響環境,同時也增加了農業生產成本,所以,在合理施肥的基礎上,實現化肥的零增長是基于這樣考慮的。 
  《科技文摘報》:《到2020年化肥使用量零增長行動方案》讓很多化肥生產廠家對未來的市場增長感到悲觀,覺得化肥需求不會再增長了,您怎么看待這種理解? 
  白由路:目前,我國化肥已經形成了一個完善的工業體系,是肥料的供給方,而肥料的主要供應對象是農業,如果肥料市場空間受到限制,則意味著廠家的發展會受到影響,這對于化肥的生產商來講,這樣情緒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們也希望化肥的生產廠家不要消極看待農業部的“化肥零增長行動”,而是要作為一種發展的機遇。原因有以下幾方面,首先,國務院在強調“供給側改革”,化肥生產作為農業的生產資料的供應方是典型的供給側,農業部是要求2020年主要農作物化肥施用零增長,不是不施肥,為了實現農作物施肥的零增長更要施用更加優質的肥料,對質量好、肥效高、施用省工省時的肥料需求量會更大,影響的是質量差、肥效低、不適合我國現代農業發展的肥料。所以,在這個改革的大潮中,如何能把握好方向,創新發展思路,生產出適合我國農業生產的質優價廉的肥料是肥料生產廠家必須面對的問題,淘汰與發展、挑戰與機遇并存。 
  《科技文摘報》:怎樣才能實現農業施肥的零增長? 
  白由路:農業施肥零增長就是想要減量不減產,我個人認為必須通過科學技術來提供支撐。如果施肥技術或肥料生產技術沒有突破的情況下,減量就意味著減產。只有通過科技讓肥料的效用提高,才能減量不減產。在目前的水平,不改進技術,想高產就要多施肥。 
  怎么才能減少施肥呢?那就是把肥料效用提高,少用肥料也能保持產量不變,這就需要合理施肥。合理施肥要把握四個“正確”:正確的肥料、正確的用量、正確的時間、正確的位置。1.正確的肥料。這需要肥料技術的創新,生產出適合我國農業現代化水平的肥料,多利用、少損失,且施肥簡便;2.正確的用量。我國在之前十年的測土配方施肥中一直在研究農作物生長最合適的施肥量,如果肥料施用的數量超過了作物的需求,肥料就是浪費,我們所說的減量正是要把不合理的過量部分減下來;3.正確的時間。作物生長在不同的時間段內對養分的需求數量也不一樣,如果時間不對,所施用的肥料不能被作物吸收,在土壤中的存留時間過長,就會揮發、淋溶,不但浪費還會污染環境。因此在作物最需要的時候施肥,效果是最好的;4.正確的位置。比如放在離農作物的根部近一點,吸收效果就非常好。 
  合理施肥能大大節約化肥的用量,有些技術是很成熟的,但農民不愿意操作,一是操作麻煩,二是成本高。這就需要政策來引導,給予鼓勵。因此,2020年農作物施肥零增長,需要科技和政策的雙重支撐才能逐步實現。 
  新型肥料發展受阻 
  政策引導亟需破冰 
  《科技文摘報》:很多人都認為新型肥料是肥料的發展方向,這幾年發展好像也不順利,這里面的什么問題您能談一下嗎? 
  白由路:新型肥料是肥料的發展動力,這一點毋庸置疑。問題是什么是新型肥料?它與傳統肥料有什么區別?這些問題不解決,只停留在“新型肥料”的概念上,是不能促進肥料發展。我個人認為,所謂“新型肥料”是肥料發展過程中不斷出現的新品種、新類型,它之所以有別是傳統肥料,是體現在“新”字上,新一方面意味著肥效好、損失少、施肥省工省時等,但是,“新”字也意味著工藝不成熟、肥效不穩定、生產具有風險性。當這些不利的部分解決后,它就逐漸轉為了傳統肥料。而我國目前更多的是重視概念,甚至炒作概念,有人將我國使用了幾千年的有機肥也作為新型肥料,這嚴重阻礙了新型肥料的發展。新型肥料是科學嚴謹的,是需要用縝密研究、辛勤的勞動才能有所突破。 
  《科技文摘報》:新型肥料既然是發展方向,在國家政策層面如何引導? 
  白由路:肥料既是一個產業,同時也是關系到國計民生的產業,不僅關系到糧食的安全供應、也關系到環境的健康、同時也關系農業、農村和農民的發展。對于新型肥料國家政策引導首先是在加大新型肥料的科研力度,增加科研的投入。我國目前雖然有完備的肥料產業體系,但技術水平在國際上還處于中低水平,科研后備不足。根據我國目前的狀況,由于新型肥料在市場上的排它性,為了全面提高我國肥料的科技水平,在新型肥料的研究方面,需要依靠國家級的科研院所和大專院為主體進行,并結合相關企業,使之盡快轉化為生產力;二是要建立科學嚴謹的新型肥料評價體系,對于達到科學標準的新型肥料企業進行政策支持,既要防止假的新型肥料占用國家資源,又要切實鼓勵真正的新型肥料發展起來,生產出適合我國農業生產的高效肥料。 
  《科技文摘報》:您剛才講到適合我國農業生產的高效肥料需要得到發展,肥料的生產廠家如何創思路,生產出質優價廉的肥料呢? 
  白由路:創新思路是多方面的,這里我只講一下肥料創新的技術問題。目前,在世界范圍內,肥料的創新不外乎四個方面,一是適合的養分濃度、二是適合的養分比例、三是適合的養分形態、四是適合助劑。我國在過去的十幾年中,主要注重于肥料中養分濃度與肥料比例的創新,但對肥料養分的形態注重較少,這也是我國長期認為“等養分等效”的觀點,但是,在土壤養分緊缺的情況下,“等養分等效”的觀點是成立的話,在土壤養分濃度較高的情況下,養分的形態與肥效有密切的關系,國外很多與國內養分濃度和比例相同的肥料,在效果上不如國外,很大程度上是養分形態不同。所以,我國今后一段時間內,還要加大肥料中養分形態及各形態間的比例,最大限度地發揮肥料的作用,減少肥料的施用。在肥料助劑方面,目前肥料的助劑很多種類,這也是不同的肥料廠家相互保密的關鍵技術。但是,目前國際上在研究一種能促進植物對肥料養分的吸收、提高肥料養分利用率、增加植物非生物抗性、提高作物品質和產量的東西,被稱為“植物生物刺激素”,我國雖然也應用很廣,但理論基礎研究不多,這方面也需要重視。 
  《科技文摘報》:目前很多人都對有機農業很感興趣,您能談談有機肥料的發展么? 
  白由路:首先我提醒一下,施用有機肥的農業不一定是有機農業。有機農業有一套嚴格的標準,施用有機肥僅是其中一個措施。 
  農業部提倡一精(精準施肥)二調(調整肥料結構)三改(改進施肥方式)四替(尋找替代化肥)。用有機肥料來替代化肥,確實有一些人在做。牲畜的糞便和農村的廢棄物,這些都可以作為有機肥料。我通過實驗證明秸稈直接還田可以使農作物增產10%以上,但農民不用,因為把秸稈深翻到土里所費成本太高,實施起來很麻煩。所以農民就燒秸稈,省時省力但卻污染環境,這就是技術不配套的問題。要推廣秸稈直接還田,一是技術問題要解決,二是政策補貼要到位。 
  此外,把牲畜糞便制成有機肥,但是糞便里面的養分很低,本來在養殖場污染一次,再拉到有機肥廠再污染一次。因為養分很低,賣的貴,農民不愿意用,賣的便宜,則有機肥廠收不回成本。所以推廣起來很困難。 
  這方面需要向北歐學習,實行種植-養殖一體化。目前,我國采用的是種-養分離的養殖業發展模式,即養殖業僅有畜禽養殖,而種植業僅有農作物的種植。為了減少有機廢棄物的污染,可借鑒歐洲種養一體化的模式,即種植業和養殖業一體化發展模式。在該模式下,土地的耕種、農作物的種植與畜禽養殖不得分離,以土地面積決定養殖規模,形成種-養一體的農業生產聯合體。在該體系中,畜禽糞便必須就地就近消化,也可以將畜禽糞便制成沼氣,其中的沼渣沼液就近用在自己的土地上,同時,自身所生產的農作物可以用作飼料。減少畜禽糞便的加工環節,減少畜禽養殖過程中的氨氣排放。減少了很多無效運輸環節,可節約由運輸所產生的大氣污染。還有,該模式還可抵御農業生產中生產資料的價格波動,穩定農產品(14.030 0.40 2.93%)市場價格??梢酝茝V這種有機肥。 
  期待肥料產業未來實現可持續發展 
  《科技文摘報》:現在很多人都認為化肥對人體有害,請問這種認識正確么? 
  白由路:這種認識是對化肥的誤解和偏見。確實有很多人是談“肥”色變,尤其是城市居民,一說起蔬菜、糧食施了化肥,嚇得都不敢吃了,好像化肥有毒似的。其實化肥是營養,不能和農藥相提并論。農藥對人體有害,但化肥不存在這樣的問題,化肥對人體的影響非常小,主要是化肥施用不合理時,可以引起作物營養的不平衡,降低作物產量,或者使作物的品質變差,但不會有害于人體的建康,同時,化肥施用不合理,會引起養分的損失,這樣不僅增加了農業生產的成本,還污染了環境,所以,不合理施肥對環境的影響要大于作物本身。不是所有施用化肥的農作物都會品質變差,而是不合理施肥會使作物品質變差。公眾不必對食用施有化肥的農產品產生任何憂慮。想要消除這種誤解和偏見,還需要更多科技工作者加強這方面的宣傳,重點是對城市居民的宣傳,告訴他們不要把肥料當成毒藥,因為這是錯誤的認識。 
  《科技文摘報》:目前千變萬化的肥料讓政府監管很困難,您認為該怎樣解決這些問題? 
  白由路:肥料市場現在非常亂,五花八門的肥料充斥著農民的眼球,魚龍混雜,無從選擇。目前關于肥料的定義有很多,教科書上是一套說法,標準上是一套說法,條例上又一套說法,彼此相互矛盾。肥料概念碎片化給肥料的監管和登記帶來很多麻煩,什么是肥料都界定不清楚,我們怎么管理?只有清楚了哪些是肥料,才能方便管理。 
  肥料用了幾千年,如今反而不知道什么是肥料,很簡單的肥料在商業社會里被搞得很復雜。過去肥料品種單一,氮肥只有碳酸氫銨、尿素和硫酸銨等,例如,在尿素的監管上,只分出一級品、二級品、三級品即可?,F在的復(混)合肥料,養分含量和比例十分靈活,加之肥料中養分的形態和助劑,會出現千變萬化的肥料,如果政府對肥料中的養分含量、養分比例、養分形態、肥料助劑等均進行監管,則會付出巨大的成本,同時也會給肥料生產企業帶來很大的麻煩。對我國的肥料質量如何監管?我個人認為:根據目前肥料發展的現狀和我國市場經濟的發展,對我國肥料可采用政府監管與市場監管相結合的模式,肥料的養分含量由政府監管,肥料的效果由市場監管。 
  《科技文摘報》:當前經濟新常態下,您對肥料產業的發展有什么好的建議? 
  白由路:在經濟下行的壓力下,無論哪個產業都不能獨善其身,當然化肥產業也不例外?,F在糧食價格下降得厲害,農民對施肥的積極性也低了,化肥的市場需求變小了,相應地化肥價格也降低了,導致很多肥料廠在虧本運營,肥料產能嚴重過剩。肥料產業正面臨著重組和升級。但凡一個產業面臨重組和升級,都會先是躁動后是調整,肥料產業目前處在躁動和調整的過渡期,廠家都不想被調整掉,都在尋求突破。我建議肥料廠家要加大生產技術創新,積極創造品牌效應,加強農化服務,這樣才能在調整中占據重要位置。同時也希望用三到五年的調整能使肥料產業走向可持續發展。
伊人97综合亚洲精品青春久久